热点排行
  • 本日
  • 本周
  • 本月
图片推荐
合作高校 (排名不分先后)
您所在的位置: 东南网 > 大学城频道> 校友汇 > 正文

【师大校友】谢有顺:我渴望实现与作品、作家在精神层面的对话

i.fjsen.com 2015-08-03 17:42:47  颜亮 实习生 王若辰 吴琼 来源:南方都市报
 

谢有顺 1972年8月生于福建省长汀县。文学博士,一级作家。2006年起,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当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。出版有《先锋就是自由》、《从密室到旷野》等,曾获冯牧文学奖、庄重文文学奖、广东省鲁迅文艺奖等奖项。

2006年,谢有顺被中山大学以特殊人才引进,成为中山大学中文系的博导,这一年,他34岁。此时,他来广州已有8年,距他从福建师大毕业已经12年。大学毕业后,谢有顺做自由职业者,也做过报纸编辑,无论何种工作,他一直没有放弃过文学评论。

“最重要的是没有停止过阅读,即便是在最烦恼无力时,你还是觉得阅读是一件重要的事,让自己始终保持思索和智者形象是非常重要的。”坐在中大的办公室里,谢有顺对南都记者这样说。7年后的今天,谢有顺早已习惯了大学教授的身份,无论是科研和教学,他都丝毫不输给其他所谓“学院派”的学者。不过,当你面对他时,却又能强烈地感受到某种不同,充满时代感,一种不同于其他沉迷于书斋研究的文学评论家的气质。

我从大二开始发表学术论文

南 都:1990年,你去福建师大上大学,为什么会选择中文系?

谢有顺:我其实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。我是从中等师范学校保送上福建师大的,对我们保送生来说,没有太多专业的选择余地。好像很多保送生选的都是中文系,这可能也跟自己之前对文学、写作存有一份爱好有关吧。

南 都:中文系的学生应该有较多的阅读吧?大学阶段,你的阅读范围是怎样的?

谢有顺:刚进大学时,在阅读上我可能是全年级基础最差的。我读的初中是村里办的,没有英语课,没有图书室,也没读过什么文学杂志。到县城读师范后,读过一些《人民文学》和《福建文学》,几乎没有涉猎过理论和学术方面的着作,文学的经典作品也读得很少。即便像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这么著名的歌曲,我也是到了大学校园后才第一次听到,当时还以为是流行歌曲,结果被同学嘲笑一通。

从大一开始,我多数时间是在图书馆,当时看了很多文学作品和期刊,特别是那些过刊,使我了解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。而对西方现代派作品的阅读,又使我进入了当时的文学语境;同时,我还看了大量的思想、哲学着作,比如当时流行的存在主义哲学。当时,我对先锋文学,尤其是先锋小说,对那些带有实验性、现代性的文学作品有着浓厚的兴趣。所以,我从大二开始发表学术论文,研究的兴趣就集中在了先锋文学上。

南 都:一般来说,大学生会倾向于文学创作,比如写诗、写小说,你为什么会选择写学术文章?

谢有顺:其实那时我也写小说,还发表了几篇,但最终还是认为做理论更适合我。我从大二开始发表论文,最早是在《文学自由谈》、《福建文学》、《文艺评论》等刊,后来是在《当代作家评论》、《文艺争鸣》,甚至《文学评论》上发表。我大三时写的一篇文章,一万五千字左右,谈先锋长篇小说的,发表在《文学评论》上。

很多年后,遇见《文学评论》的副主编王保生老师,他还说,我可能是《文学评论》复刊以来年龄最小的作者。我当时就一傻学生,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,而且《文学评论》给的稿酬还比别的刊物低,也就没觉得这刊物多重要了。可有一天我去门房领稿费单,碰到我们系主任,他很远就跑过来对我说,祝贺你。我当然不敢问他为什么祝贺我,若干个月之后,我才隐约明白,是因为《文学评论》上那篇文章。当时在《文学评论》上发表一篇文章是很难的,现在就更难了。

南 都:当时发表学术文章的稿费如何?

谢有顺:记得当时理论刊物的稿酬很低,但对一个穷学生来说发表一篇一万字的文章,收到两百块的稿费,在当时还是挺不错的。我父亲那时给我的生活费是五十块一个月,我经常收到稿费,也经常请同学朋友吃饭。稿费是不规律的,有时候一个月来两三张稿费单,有时候两三个月都没有,搞得我的经济也是有时候阔绰,有时候极其穷酸,甚至吃馒头喝白开水的日子我也有过。回想起来它还是有一种快乐,那时候汇款单是在学校门口的收发室登记,绝大部分人去领的都是家里寄来的生活费,而我则会经常收到北京、沈阳或别的城市寄来的汇款单,那些登记的阿姨都知道这是稿费,而且那时候一两百块稿费好像也还是不错的。所以在学校,至少在那些阿姨当中我肯定是最有名的学生,因为我是最多稿费单的。

福建师范大学 谢有顺
  • 点赞(0)